品味杭州

前往杭州旅游之前

我们将为你提供尽量周全的实用资讯。

茅以升

分享:

茅以升,土木工程学家、桥梁专家、工程教育家。上世纪30年代,他主持设计并组织修建了钱塘江公路铁路两用大桥,成为中国铁路桥梁史上的一个里程碑,在我国桥梁建设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他主持我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工作30余年,为铁道科学技术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是积极倡导土力学学科在工程中应用的开拓者。在工程教育中,始创启发式教育法,坚持理论联系实际,致力教育改革,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科学技术人才。长期担任学会领导工作,是我国工程学术团体的创建人之一。
 
 
 

“弄潮儿”制服钱江潮,日军空袭中建成大桥 

 

上个世纪初,杭州人若说起某件事绝对办不成时,就会说:除非钱塘江上架起一座大桥。当时的钱塘江,上游时有山洪暴发,下游常有海浪涌入,若遇台风过境,浊浪排空,势不可挡,浪头高达5至7米的钱塘江大潮更令人生畏。此外,钱塘江底的流沙有40多米深,打桩难度很大。

 

这也是茅以升在纪录片《架桥人》中回忆往事时,提到的造桥两大难题。大桥刚开始打桩时,这样的恶劣条件每天只能打成一根桩,仅是设计总量的1/1400;600吨的沉箱浮运时被涨、落的钱塘潮来回冲走,难以落位挖土。

 

 

  

当时,建大桥的钱是民间筹资和银行借贷的。面对缓慢的进展,各方面都产生了撤资的念头。茅以升没气馁,他和工程人员潜心商量,一一克服了难题。先用江上测量仪定位,再抽水至高处,通过水龙带将江底泥沙层冲出一个洞,然后往洞里打桩,这种用“射水法”一昼夜可打桩30根;沉箱的6个铁锚由每个3吨改为10吨重,在涨潮时放沉箱入水,落潮时赶快就位,结果十分顺利。

 

 

 

茅以升和大桥的8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、900名工人一起攻克了80多个难题,并率先将基础、桥墩、钢梁三种工程一起施工。当时,日军已经在国内发动战事,轰战机常常飞过江面空袭,大桥是在爆炸声中艰难建设的,茅以升还差点因空袭丧命沉箱。

 

 

 

 

通车89天后遭日军入侵,茅以升亲自安排炸毁 

 

1937年12月23日,对茅以升来说终生难忘,那晚他在自己的书桌前写下8个大字“抗战必胜,此桥必复”。当天下午5点多,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,钱塘江大桥的两座桥墩被毁坏,五孔钢梁折断落入江中,那时大桥刚刚通车才89天。

  

1937年11月日军全面侵华,上海沦陷后,杭州危在旦夕。11月16日,南京政府下令:如果杭州不保,就炸毁钱塘江大桥。而茅以升在设计钱塘江大桥时已经预判到了形势,南2号桥墩留有长方型大洞。他亲自标注爆炸致命点,并亲自看着100多根引线接好,在大桥转移数十万百姓和巨额物资后,在日本军队即将过桥时,点燃引线,看着大桥轰然倒下。

 

 

 

1949年5月杭州解放前夕,国民党也曾将大桥炸出一个洞,以破坏铁路运输。当时21岁、三天两夜都在大桥上抢修的陈水根老人,今天也再次来到大桥。“当时,我们泰鑫铁工厂(杭州锅炉厂前身)8个人,冒着炮火在5号桥墩铁轨上修补。”陈师傅当时负责打铆钉,由于当时钉声、炮火声交织,他的听力也受到了一定影响,现在他每次坐火车经过大桥,都会情不自禁朝窗外看。

 

钱塘江大桥在1953年才得到全面恢复,多根桥墩在1937、1944、1945和1949年四次被炸过,均能继续使用。如今登上杭州六和塔后极目眺望,会看到一座雄伟的现代化两层铁路、公路大桥飞架在钱塘江上,很有历史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茅以升故居

 

杭州南山路清波门,有一幢青砖小楼,这里是一代桥梁大师茅以升曾经居住过的地方。这是一幢中西式两层小楼,建于民国年间,面宽两开间,进深三间,青砖砌墙,木板铺地,黑瓦盖顶,面积约200平方米。旧居庭院小巧,闹中取静,传为茅以升向大商人徐祖鼎租用的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推荐活动

© 2014 杭州市旅游委员会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17009号 创意设计:润嘉科技

杭州旅游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96123

旅游投诉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