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印记

来杭州旅行,也无需理由

沿白堤随意漫步向前,或坐在长凳上望湖洗心

唐宋八大家之一的他,在杭州干了件功在千秋的事

分享:

  

 

  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

  

  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  

  ——苏轼

 

  苏轼(1037-1101)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。“苏东坡”,是后世人们对他的爱称。他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文学家、画家、书法家,与父亲苏洵、弟弟苏辙合称“三苏”。他一生曾两次任职杭州,为杭州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 

 

  “我本无家更安住,故乡无此好湖山。”他尽情享受着西湖山水的风光与景致,也为杭州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。近900年后,著名的作家林语堂还说“西湖的诗情画意,非东坡不足以极其妙;苏东坡的诗思,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以尽其才。”

  

 

  苏轼第一次任职杭州是宋神宗熙宁四年(1071)至七年(1074),当时是因为神宗起用王安石,开始了有名的变法运动,而苏轼亲眼目睹了变法给百姓带来的不便,于是回京上书皇帝,随即遭到变法者的排挤和诬陷。苏轼感到在京城处境艰难,就上书皇帝请求离京外任,获准到杭州任通判。

 

 

  苏轼在杭州任通判期间,便与水结缘。

  

  熙宁五年(1072)秋,苏轼与当时同样被贬杭州任知州的陈襄一起修治六井。工程从最大的相国井入手。先开工排沟,清除污秽,再更换井壁四周的破碎石块,然后使渠道畅通。不多久,相国井大水如注,水量之大,可以容载大小船只。此后,又把南井、相国井、西井沟通连线。西湖边的涌金池则加以疏浚深挖,并辟为上中下三池。方井由于水浊恶臭,无法在原地整修,便稍移址开挖, 居然意外地找到了方井的故基,因而恢复了60年前的原貌。至第二年,六井修治完工。

  

  这一年,苏浙皖一带干旱成灾,所有的水井都干涸枯竭,饮水如酒般珍贵。而杭州百姓受益于诸井的疏浚,井水充盈,供应充分,百姓无不额手称庆,交口称赞陈太守和苏通判。

 

 

  △苏轼《钱塘六井记》扇面

 

  熙宁七年六月,陈襄调知应天府;九月,苏轼调任密州知州。杭城百姓含着热泪为他们送行。

  

  苏轼自己也料想不到,十多年后,他再次来到杭州,成为杭州知州,并在任期内,做下了几件名垂青史的事情,使得杭州与他的名字紧紧相连。

  

 

  元丰八年(1085),宋神宗崩,8岁的哲宗继位。苏轼看不惯朝中的旧党势力对原来变法派人物的压制和排挤,于是乎他又要上书皇帝,结果是显而易见的,这次苏轼以大学士的身份第二次来到杭州,担任杭州知州。

 

 

  △苏轼小像

  

  元祐四年( 1089)七月,苏轼抵达杭州上任知州。在任杭州知州后,苏轼又做了一件功在千秋的事情,那就是治河。

  苏轼的治河,主要就是疏浚沟通大运河与钱塘江的两条水上交通要道一盐桥河(即今天的中河)与茅山河(位于今中河、东河之间,南末时度)。这两条河的水源都是钱塘江,钱塘江潮携带的大量泥沙,常使河道淤塞、造成行舟困难,运输不便。

 

  苏轼决定对这两条河下手。他调集了地方军士,历时半年,将两条河的河床都开深了8尺以上。为了防止河床再度淤塞,苏轼还接受下属建议,在茅山河与盐桥河南边交汇的地方(即现在的过军桥西)设置一闸门,既保证了水源,又避免淤塞之患。全城居民可以用上洁净河水,还可以通船往来,便商利民。

 

 

  不过,苏轼在杭州最大的政绩,还是要数疏浚西湖。

  在治理了盐桥、茅山两河后,杭州百姓来到杭州州衙,联合请求苏轼治理西湖。

 

  

 

  西湖的淤塞严重影响了这一带的农业生产。昔日繁华富庶的人间天堂,如今即使在收成尚好的年份,也显得有些凋零。

  于是他决定大力疏浚西湖。

 

 

 

  苏轼从取悦朝廷和人民实际生活生产的角度出发,向朝廷提出了西湖必须疏浚的五条理由:一是西湖为放生池, 郡人以此向官家祝寿;二是西湖为居民饮水之源;三是西湖可以灌溉下游田亩;四是西湖可放水助航,免除疏浚运河之不便;五是西湖可减轻郡民酿酒“远取山泉”之劳,利于酒税征收。

  朝廷闻之,大悦。便批准了苏轼治理西湖的计划。

 

  

 

  

  △苏堤联骠图

 

  但要把西湖挖深,就必须挖出淤泥,但若把淤泥都堆置在岸上,不但费时费工, 也无处可堆。于是苏轼想:从湖南岸到湖北岸,绕行要30余里,沿湖往来,很不方便;如果将挖掘出来的淤泥堆筑成一条南北长堤,这样既挖深了湖床,又便于淤泥的堆积,省了工时,更便利了交通,岂不是一举三得?

  后来,下一任杭州知州为了纪念这位前任,便将此堤命名为“苏公堤”。

 

 

  为了从根本上消除西湖淤塞的隐患,苏轼又把湖面分配给人们种植菱藕,并在湖上建了三座小石塔,禁止在石塔以内的水域种植。后来这三座小石塔就演变成了“三潭印月”景观。

 

  

  

 

  800多年后,郁达夫来到西湖,写诗纪念苏轼:

 

  楼外楼头雨似酥,淡妆西子比西湖。

  

  江山也要文人捧,堤柳而今尚姓苏。

  

  

  

  

  每当春日来临,苏公堤上莺歌燕啭,柳绿花红,无数俊男美女徜徉其中,其乐融融。南宋画院的画家将其称为“苏堤春晓”,列为“西湖十景”之首。

 

  

 

  

 

  杭州百姓为了纪念苏轼,除了以他的姓氏命名西湖长堤外,还根据他的诗句“两润春淙一灵鹭”和“跳波赴壑如奔雷”,将灵隐寺冷泉亭附近的两座亭子命名为“春淙亭”和“壑雷亭”。

 

  

 

  △春淙亭和壑雷亭

 

  杭州市区还有与苏轼有关的学士路、东坡路。饮食中有著名的东坡肉,西湖边还有苏东坡纪念馆等,无不表达了杭州百姓对苏轼永远的尊敬和怀念。

 

  

 

  △东坡肉

 

  一座城市用一个人的名字命名一处景观,就足以显示人们对斯人的尊敬和怀念,而杭州在这么多的地方都盖上了苏轼的印记,可见杭州人民对苏轼的感情绝非一般。

  

推荐活动

© 2014 杭州市旅游委员会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17009号 创意设计:润嘉科技

杭州旅游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96123

旅游投诉热线

002.jpg